“孩子,咱俩一人一个,钱……我不要了,老大正上初中需要花钱的时候。”

“那你和老二呢?和平离婚,不管怎么说财产什么的还是……”

“我爸妈那边还能帮衬我一段时间。”

“这样麻烦爸妈……”

“裘上进,你有这心担心麻不麻烦我爸我妈,你早干嘛去了?你要真就人如其名上进也就算了,这什么钱的我拿的心安理得。关键你看看现在这样!你哪里还有钱?

上个月,哦,你同事得重病了,二话不说你把家里存款都借人了,一个癌症晚期治不活的外人,你那十几万是不是就是打水漂了?就你?你还能追着人家孤儿寡母要账的?

还有上上个月,你姐姐儿子结婚买房付首付,你也借了一笔钱,小二上个早教课你没钱,接济你那些穷亲戚朋友你都有钱?”

客厅内母亲的质问的声音越来越高,裘席玉坐在书桌旁,手里的书没有一个字能看进去,看向坐在床上翻着连环卡通画的弟弟,脸上还是那副无忧无虑般的笑容。

果然,不知事多好啊?

“哥哥?”弟弟趴在床上冲着他笑,嘴里的一排小米牙上还留着平日里糖吃多了的小虫洞。

等再过两年估计蛀牙真的会牙痛了……

可是,再过两年他大概就见不到弟弟了吧?

一声门锁转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屋外进来一个穿着鲜亮的女人,她看向裘席玉的目光带着一些闪躲,带着要哭不哭的笑容一把将弟弟抱在怀中,决绝地转过身拉着行李箱带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弟弟便离开了这里。

全程,裘席玉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始终一言不发,他走到窗边看着楼下女人离去的背景,沉默着。

这里是城中心的老小区,小区里还是的风格还是那种老旧的灰白色,只有他的母亲一身鲜亮的连衣裙最为两眼。

就像一些街坊邻居里那些碎嘴的阿姨们说的那样——“老席家那土鸡窝怎么能住的久一直凤凰呢?”

……

“你爸其实人很好,但是是老好人,既然上了大学,你不要学你爸的性子,凡事还是多为自己考虑,不要吃了亏。”

再次见到自己母亲的时候裘席玉已经即将要上大学了,她带来了几万块现金、某外国牌子的手机以及一个将近一万块的笔记本电脑。

不过她不是当着裘席玉父亲的面给的,反而是约了他在外面见,带他买了一些衣服,然后带着他出来吃饭。

看着与当年离开相差不大的面容,他母亲这些年看得出来过得很好。

他的母亲依旧絮絮叨叨叮嘱着上来大学之后该注意什么。

“我问过我……别人,他们说你们这些经管类的专业还是很吃学历的,毕竟现在管理类的专业哪个学校的都有。你们学校名气不错,你既然选择了,以后有机会我给你介绍一些实习机会多给你大学出来积累经验。”

“谢谢妈。”

裘席玉的长相挑着父母的优点长得,不过他的面容并没有母亲这般艳丽富有攻击性,反而继承了父亲的一些特点,整个人从长相看十分的温和富有亲和力。

“还有啊,如果你爸给你的生活费不够了,回头和我说,男孩子上了大学花钱虽然不要大手大脚,但是在和旁人约会交往的时候也不能显得捉襟见肘不是?”

“嗯,妈我知道的。”

“你啊~”女人看着自己儿子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一时之间又忍不住担心起来,“你不要学你爸烂好人的性子知道么?尽苦了自家人。”

“妈,小弟怎么样了现在?应该上小学了吧?”不想再听自己母亲说自己父亲的不好,裘席玉便将话题转到了与母亲生活的弟弟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